返回

角态飞燕侵黄土,《武林三绝》第八回之七十五

角态飞燕侵黄土,《武林三绝》第八回之七十五

订阅 2-14 12:39

谷飞霞要出门,先跟李大妈母子商量,既是交代工作,也是表现尊重。

她是把李大妈当家里人看待,还是长辈。

她懂礼貌,李大妈也表现出非常慈爱,很为她着想。

那是母慈子孝的画面。

不是家人,胜似家人。

家破人亡,颠沛流离之后重组的临时家庭,却还是温馨美好。

有延续,也有发展。

这不就是谷飞霞和霍天云的现状吗?

一个有家的记忆,一个有家的憧憬。

但是身临其境,不是真正的家,可也有家人团聚,家的感觉。

这是临时拼凑出来的,也是为他们准备的。

李大妈母子不是主要人物,是过渡情节中出现的。

但是家的意义又一次被点明。

而且这时候的出现,是具备稳定心神的作用。

它就是一剂良药,润物细无声,存在着就是最好。

原文是——僧道争雄一局棋

只见一片青翠的竹林,竹林中数楹僧舍。风过处当真是“凤尾森森,龙吟细细。”(注:古文有用龙凤喻竹的。“凤尾”形容竹叶的形态,“龙吟”形容风吹竹叶的声音。)

霍天云赞道:“好一个幽雅的所在!怪不得令尊要写柳子厚那首诗给他。诗中那两句‘道人庭院静,苔色连深竹。’不啻就是此地景色的写照呢。”

忽见谷飞霞柳眉微蹙,沉吟不语如有所思。霍天云道:“霞妹子,已经来到这儿了,你还在担着什么心事?”

谷飞霞道:“没什么,咱们进去吧。”原来她在担心,已经隔了十年,无相上人年纪比她父亲还大,不知是否还活在人间。

寺院是虽设而常开,不比寻常人家,是先要敲门通报才能进去的。

苦竹庵规模不大,只有几间房屋,绕过大殿,只见一色水磨砖墙,一所清凉瓦舍。瓦舍中有“叮叮”的声音发出来。

谷飞霞低声说道:“里面好像是有人在下围棋。”她知道有种棋子是用黑白两色的小石子琢磨成的,她父亲用的就是这种棋子,小时候她早已听惯了这种敲落棋盘的声音。

瓦舍的门也只虚掩,谷飞霞知道棋战正酣,不喜欢有人打扰,但她特地来拜访无相上人,是非进去不可的。只好先不出声,轻轻推开那虚掩的房门。

只见果然是有两个人在聚精会神的下棋。

一个是须眉皆白的和尚,执的是白子。一个是头发半白,年纪较小的道人,执的是黑子。

“这个白眉和尚想必该是无相上人了。”谷飞霞心想。

和尚道士对他们的进来,都好像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。

谷飞霞不敢打断他们的棋兴,悄悄和霍天云走近去看。

道士持黑子有先手之利,此时正在用“双飞燕”的着法,侵扰白眉和尚的左上角。奇兵突进角中腹地,形势十分紧张。

白眉和尚拈着棋子,沉吟良久,迟迟未落。道士笑道:“棋争一劫关全局,何处探骊颔下珠?看来这着棋你是当真难下了!”正当白眉和尚踌躇莫决之际,霍天云忽地在他背后说道:“大死一番,大活现成!”

小时候很喜欢看梁羽生、金庸他们写的棋评,他们都爱下围棋。

梁羽生笔下的棋评,会让不懂围棋的人看了都产生兴趣。

文辞优美,阵仗清晰,而且他是艺术性展现了对战时的局势,以及双方的心理状态。

不懂围棋的人,也知道这是一局精彩的对弈。

看热闹都会感觉到品质不同,端方清雅。

从文字表述来看,由角侵入腹地,那是到了决胜负的时候了。

一子错,满盘皆落索,说的就是这种关键时刻。

霍天云肚子里有货,他不但懂诗词字画,还懂围棋,学识修养不浅哦。

那么接下来会如何呢?敬请继续观赏。


--END--



继续奋斗,勇往直前!

手媒体广告虚位以待

精选留言

看过了,登录分享一下感受
或留下意见、建议吧~

想免费发文?点这里